馒头店的老板娘或许才是流量高消费人群
2020-01-05 11:29:4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在家附近,记得是去年,新开了一家馒头小店铺。这家小店铺虽然也会卖点油条、麻球之类的早餐食品,但主要还是馒头,主要就三种口味:白面、红糖和南瓜。主营业务(主航道)非常清晰。

自从这家小店铺开业后,一直都是在那里买。因为馒头的味道好,面发的好有嚼劲,分量足实在。这家小店铺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,在其他类似的店铺营业的时候,它却经常关着,而且开着的时间不是那么固定,让我觉得这店老板做生意随性。但反复观察,觉得还是有自己的打法,而不是没事就在那里耗着守着零星的过客。因为只要开着,生意就挺好,所以把握好早上和傍晚两个高峰时段就足够了。

话说,2019年12月31日,是大家都忙着准备各种跨年活动的时候。下班后,天色已晚,按照一般经验,这个时候馒头小店铺应该是关了。但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。还好,店铺还开着。馒头所剩不多,要了四个红糖四个南瓜味的。1块钱1个,总共8块钱。

平时买完就走,按照数量,扫码支付好就搞定。但这次多花了几分钟。因为,店铺老板娘正在和老乡闲聊。闲聊的内容是,老板娘在跟老乡抱怨,平时没什么事情的时候,喜欢在手机上看视频,每个月在视频上消费的流量费用不低,得有个两三百块。一边抱怨流量消费太多了,一边说以后自己要少看。以前自己不看这些,但是自从买了智能手机之后,就开始这样了。老乡则说:“你这手机费用也太高了,得少看视频,不然,这馒头生意白做了”!

听到这,心想,少看手机视频,这显然是不现实的。这是属于一般的应付式规劝,不是解决之道。

于是,我忍不住,插话跟老板娘说:“你还是找个时间,到附近的营业厅去改一个套餐,改一个流量额度高的。如果手机卡不是自己办理的,办理不方便,可以用自己的身份证去重新开一个流量大的新卡”。

接着再以自己的套餐举例告诉老板娘说:“你这一个月的消费额,跟我办的电信宽带手机套餐差不多,我们还是家里几个人共用一个手机套餐,看视频一般每个月的流量额度都不会超。你这么高的月消费,就算你看视频多,办个好的套餐,也不会花那么多的,这明显不合算”。

根据经验,这家馒头店老板娘的手机卡,大概率是以前的老套餐。这种套餐的流量额度低,用超了就要按套餐外结算。但是,我想,说太多有关这方面的具体细节她未必明白。于是再次跟老板娘强调:“找时间去附近的电信营业厅看看吧”!

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一周,那位老板娘是不是已经去办理了新的套餐,不得知。就算下次再去买馒头的时候,我也不会去特意问问这事。

这事情让人觉得,从2015年开始持续进行提速降费的工作以来,电信运营商的流量资费的下降幅度已经很大了。特别是在过去不限量套餐或者后来优化的大流量套餐推出之后,一般用户能够因为流量消耗需要支付两三百费用的,实际上已经不多了。这个月消费额,已经是可以办理性价比非常高的家庭宽带和移动融合服务套餐了。

像馒头铺老板娘这种情况,基于过去的套餐,没有去做套餐升级,从而导致套餐外流量费用额度较高,相信这样的用户还有。

而且,这些用户,限于知识程度等,一般都不是自己去办理业务,而是由子女或者其他年轻的后辈帮忙办理的。而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视频内容服务的增多,特别是微信的普及,基于微信平台或者抖音等平台的视频内容,流量消耗会倍数增长。平时,这些人群的休闲娱乐主要就是手机短视频。特别是那些远离家乡在外谋生计的,平时过去那些麻将打牌活动少,主要就是靠手机打发时间。因此,这样一些人群,事实上反而可能成为流量消费的“高消费”人群。

这类人群,特别是在一些乡村,估计还有。因此,如果你的父母或者亲戚朋友或者年纪大点的老乡,如果抱怨流量用的太多,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的。快过年了,有必要去看一下他们的套餐的情况,可能,需要帮他们改一改套餐,或者换张新卡,或者通过携号转网的方式更换一下。

【文/笨手蛇,转载请获得授权】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